|
|
|
|
|
您當前的位置:本地通首頁 > 本地歷史 > 粟裕在漯河地區決戰關頭的三次重要建議

粟裕在漯河地區決戰關頭的三次重要建議

關鍵詞:粟裕     我要發布新的信息

1948年,在解放戰爭發展的關鍵時刻,特別是在南線戰略決戰的緊要關頭,粟裕三次向黨中央提出了重要的建議,對中央軍委作出正確的戰略決策起了舉足輕重的作用。

歷史證明:如果當年沒有粟裕將軍卓越的膽識,一切從戰局的實際出發,及時地向中央力陳自己獨到見解;如果沒有以毛澤東同志為首的黨中央胸懷寬闊、虛懷納言、從善如流,不失時機地采納粟裕的意見,果斷地調整重大戰略部署,那么在中國人民解放軍戰爭史上也許就不會有濃墨重彩、極其輝煌的淮海戰役的偉大篇章。

對粟裕的功績,毛澤東同志給予了很高的評價,在1949年的一次談話中,毛澤東說:“淮海戰役,粟裕同志立了第一功。”

“中原逐鹿”的關鍵時刻,“子養電”斗膽直陳,集中兵力中原殲敵

1948年1月,粟裕率領華野指揮機關和4個縱隊集結于河南省的許昌、臨潁、漯河地區。根據中央軍委的指令,他們將在這里進行為期一個月的休整,傳達貫徹中共中央1947年12月會議精神,進行新式整軍,為執行新的作戰任務作準備。

這時,中原戰場的勝負已成為國共交戰雙方戰略指導上關注的焦點。蔣介石為改變他戰略上的被動地位,以維持其在全國的反動統治,采取堅守東北、力爭華北、集中力量加強中原防御的戰略部署,調集重兵于中原戰場,一再叫囂“確保中原”、“肅清中原”。毛澤東為實現用5年左右時間打敗蔣介石的戰略目標,指揮劉鄧、陳粟、陳謝3路大軍經略中原,強調指出:“中國歷史告訴我們,誰想統一中國,誰就要控制中原。今天中原逐鹿,就看鹿死誰手了。”

在這一關鍵時刻,身處戰爭第一線并且時刻關注戰爭全局的粟裕,分析敵我戰略態勢及其發展趨勢,認為改變中原戰局進而發展戰略進攻,不僅是必須的,也是可能的。關鍵在于集中更大兵力打更大規模的殲滅戰,大量消滅敵人的有生力量,使我軍在兵力對比和技術裝備上走向優勢,戰爭形勢即可急轉直下,也將推動政治局勢的迅速變化,革命的全國勝利即可迅速到來。

1948年1月22日,粟裕將他的戰略構想以及相應的建議報告中央軍委和劉伯承、鄧小平。

這就是著名的“子養電”。(按照電報地支代月、韻目代日的慣例,“子養”即1月22日,故稱“子養電”)。

在這份電報里,粟裕根據他對中原以至全國戰局的科學分析,提出了發展戰略進攻、改變中原戰局的戰略構想,以及與此相應的關于作戰和建軍的重要建議。值得注意的是,他分析決定戰爭勝負及其發展趨勢諸因素的時候,除了政治、戰略、兵員數量以外,還把技術裝備放在相當重要的地位。后來的實踐證明,這是一個符合戰爭發展規律的科學預見。

這份電報早在1947年12月10日就起草好了,粟裕又繼續觀察思考40多天,方才果斷發出,并且使用了“斗膽直陳”的措辭。當時他雖然不知道中共中央已經作出分兵渡江南進的戰略決策,但是他主張依托根據地集中兵力打大殲滅戰的思考,與中央軍委一再強調的不要后方的戰略躍進和在中原地區打中小規模的仗的指示,顯然是不同的。

中央軍委下令渡江南進的時候,粟裕再陳:集中兵力打大殲滅戰

粟裕的“子養電”傳到中央軍委的時候,在陜北米脂縣楊家溝召開的中共中央12月會議已經結束,中共中央作出了打倒蔣介石、解放全中國的戰略部署,并正在為此運籌帷幄、調兵遣將。毛澤東與陳毅正在商定一個重大行動計劃:擬令粟裕率部渡江南進。

五天以后,1月27日,中央軍委正式電令粟裕,要他率領3個縱隊渡江南進,執行寬大機動作戰任務。此電強調指出,采取這個戰略行動的意圖,是迫使敵人改變集中強大兵力于中原的戰略部署。電報說:“你率三縱渡江以后,勢將迫使敵人改變部署,可能吸引敵二十至三十個旅回防江南。你們以七八萬人之兵力去江南,先在湖南、江西兩省周旋半年至一年之久,沿途兜圈子,應使休息時間多于行軍作戰時間,以躍進方式分幾個階段達到閩浙贛,使敵人完全處于被動應付地位。”渡江時間可在2月或5月,請粟裕“熟籌見復”。

接到中央軍委的電報,粟裕感到,中央的決策與他的建議大相徑庭。他一方面積極研究執行中央軍委的指令,提出了渡江時機、路線和方法的具體方案,并且立即著手進行渡江南進的各項準備;另一方面則反復深入研究改變中原戰局、發展戰略進攻的方略。經過3天的縝密思考,他寫出一份長達2000字的電報,于1月31日上報中央軍委。

在這份電報里,粟裕在提出渡江南進時機、地點和方法的方案同時,重申他在“子養電”中的觀點和建議:“如能于最近打幾個殲滅戰,敵情當有變化。因此于最近時期,將三個野戰軍由劉鄧統一指揮,采取忽集忽分(要有突然性)的戰法,于三個地區輾轉尋機殲敵(華野除葉王陶外可以三至四個縱隊參戰),是可能于短期內取得較大勝利的。”

接到粟裕的電報,毛澤東特意把原定于2月1日動身返部的陳毅留下來一起研究。研究的結果,仍然堅持由粟裕率領3個縱隊渡江南進的決策,認為從調動中原敵軍主力去江南的意圖考慮,向蔣介石的要害地區出擊是最有效的,但是采納了粟裕關于渡江時機、地點、方法以及采取“忽集忽分”戰法的建議。

2月1日午夜,毛澤東起草給粟裕的復電,表示完全同意粟裕提出的渡江作戰方案,指令他們休整1個半月,3月下旬出動。后來因情況發生變化,渡江時間由3月下旬推遲到5月15日以后。

第三次直陳:建議第一兵團暫不過江

根據中央軍委指令,華東野戰軍第一、第四、第六3個縱隊編組為東南野戰軍第一兵團,粟裕兼任司令員兼政治委員。渡江南進的各項準備工作隨即全面展開。

然而,粟裕并未停止他的探索和研究。他常常拿著中央軍委的電報閱讀、沉思,在地圖前觀察、測算,反復分析研究敵我雙方情況,尋求改變中原戰局、發展戰略進攻的最佳方案。

從當時情況來看,要打大規模的殲滅戰,分兵渡江南進是做不到的,而在中原黃淮地區打大殲滅戰的條件卻正在成熟。在中原戰場上,我軍有十個主力縱隊,加上兩廣縱隊、特種兵縱隊和地方武裝,只要統一指揮,集中兵力,是有力量打大殲滅戰的。中原黃淮地區地勢平坦,交通發達,固然便于敵人互相支援,但也利于我軍機動作戰。特別重要的是,我中原新解放區已有初步基礎,又背靠山東和晉冀魯豫老解放區,可以及時得到人力物力的支援,充分發揮人民戰爭的優勢。這些,都是我軍在中原黃淮地區打大殲滅戰的有利條件。

相反,如果華野3個縱隊渡江南進,到敵人深遠后方進行寬大機動作戰任務,無疑會給敵人以相當的震驚、威脅和牽制,但是我3個縱隊和地方干部近10萬人,在敵占區轉戰幾個省,行程幾千里甚至上萬里,在無后方條件下連續作戰,同敵人的圍追堵截作斗爭,兵員的補充、糧彈和其他物資的供應、傷病員的安置和治療等方面都將遇到很大的困難,預計將有五六萬人的減員,剩下的部隊就難以對敵人形成大的威脅。

他又從政治上軍事上分析敵人可能采取的對策,認為我3個縱隊渡江南進的戰略行動,可以調動江北部分敵軍回防江南,但是調動不了敵人在中原戰場的4個主力軍。這4個軍(整編師)戰斗力較強,是中原敵軍骨干。其中第五軍、第十八軍是蔣介石的嫡系部隊,到江南作戰難以發揮它機械化裝備的優勢,蔣介石不會把他們調到江南跟我們打游擊;而第七軍和第四十八軍是桂系部隊,蔣介石從政治上考慮,也不會“縱虎歸山”,把它們調到江南。如果調不走敵人的4個主力軍,我3個縱隊又渡江南進,勢必分散我軍兵力,我軍在中原戰場勢難打大殲滅戰。如果3個縱隊留在中原,則可以充分發揮他們善于野戰的長處,用減員五六萬人的同樣代價,殲敵3個至5個軍。

權衡兩種方案的利弊得失,粟裕認為,集中兵力在中原黃淮地區打大殲滅戰,更有利于迅速改變中原戰局,進一步發展戰略進攻。

要不要向中央軍委再次提出自己的意見,粟裕開始是有顧慮的,主要是擔心自己看問題有局限性,對如此重大的戰略決策提出不同看法,會不會干擾統帥部的決心,而且部隊的準備工作已經達到“萬事俱備,只待渡江”的程度。為了做到確有把握,他兩次向陳毅詳細匯報自己的想法和建議。在上報中央之前,粟裕又將他的建議報告劉伯承、鄧小平,征求他們的意見。當時有一種意見,認為中原無大仗可打。這些情況,也促使他采取謹慎態度。

但是,粟裕又想到,作為一個戰區指揮員,在執行中央軍委賦予的作戰任務的時候,理應結合戰爭的全局來思考,從戰略全局考慮利弊得失,把局部和全局很好地聯系起來。全局是由許多局部組成的。從局部看到的問題,也可能對全局的戰略決策有參考價值。既然自己已經深思熟慮看準了,就要敢于承擔歷史責任。

1948年4月18日,粟裕再次“斗膽直陳”,向中央軍委建議,華東野戰軍3個縱隊暫不渡江南進,而集中兵力在中原黃淮地區打幾個大規模的殲滅戰。同時建議,向淮河以南到長江以北地區派出幾個以旅或團為單位的游擊部隊,配合正面戰場作戰;向長江以南的敵人深遠后方派出多路游擊隊,與當地人民武裝結合,在廣大范圍內輾轉游擊,以求大量調動敵人,策應中原地區作戰。這樣,三線密切配合,推動戰局較快與較大發展。粟裕在電報最后特別聲明:“我們對南渡準備仍積極進行,決不松懈。”

城南莊會議決定華野3個縱隊暫緩過江,粟裕覺得是向中央立了軍令狀

粟裕關于發展戰略進攻、改變中原戰局的三次建議,引起了毛澤東等中央領導人的高度重視。接到粟裕4月18日的電報,毛澤東在4月21日為中央軍委起草致陳毅、粟裕的電報,請他們到中央開會,“商量行動問題”。4月25日,毛澤東在河北省阜平縣城南莊致電在西柏坡的劉少奇、朱德、周恩來、任弼時,提議召開中央書記處會議,議題之一就是“陳粟兵團的行動問題”。

豫東、濟南大捷扭轉中原戰局

中共中央決定把粟裕兵團渡江南進時間推遲4到8個月,給予他們在中原地區殲敵五六個到十一二個旅的作戰任務,在實踐中檢驗已經作出的戰略決策,證明究竟應該采取何種戰略行動,才能迅速改變中原戰局,繼續發展戰略進攻,進而奪取解放戰爭的全國勝利。

在中原戰場上,國民黨軍集結有25個整編師(軍)57個旅(師)。其中13個整編師30個旅擔任重要點線的守備,控制著鄭州、開封、徐州、蚌埠、信陽、商丘等城市,以及隴海路東段、津浦路和平漢路南段交通線。另外12個整編師27個旅和4個快速縱隊編成4個兵團,執行機動作戰任務,邱清泉兵團在魯西南,胡璉兵團在駐馬店,孫元良兵團在鄭州,張軫兵團在南陽。

粟裕審時度勢,權衡利害,選擇“不打五軍(即國民黨整編第五師)、先打開封、后殲援敵”的方案。

不打五軍,先打開封,許多同志沒有想到。有一位縱隊司令員對粟裕說:“502啊,難怪人家說你打仗跟別人不一樣,拗著來。”

“這沒有什么不好嘛!”粟裕笑了。“出其不意,攻其無備,兵家所貴嘛。連自己都想不到,敵人就更想不到了。”

攻打開封這著棋,果然出乎敵人意料。6月17日華野部隊突然兵臨城下,只用5個晝夜,就攻克了蔣介石吹噓“絕可確保無虞”的開封,全殲守敵3萬人,并在阻援方向殲敵1萬人,共殲敵4萬余人,取得了豫東戰役第一階段的勝利。

在睢杞戰役中,蔣介石為解區壽年兵團被我圍殲的危機,竟先后調動了32個正規旅及1個快速縱隊、1個交警總隊,共出動兵力27萬。為挽回不利戰局,蔣介石竟親自赴前線指揮和督戰,但最終也未能挽回敗局。整個戰役,我軍既打援,又攻堅,靈活機動。經過6天激戰,我華野殲滅區壽年兵團團部、整編七十五師師部和第六旅一個團,接著又給增援的黃伯韜兵團以殲滅性打擊,計殲敵5萬余人,活捉敵兵團司令區壽年和整編七十五師師長沈澄年。

豫東戰役的勝利,不僅創造了解放戰爭史上一個戰役殲敵9萬余人的空前戰績,達到了中央軍委提出的4至8個月殲敵五六個至十一二個旅10萬人的基本要求,更重要的是迅速改變了中原戰局,并且推動全國戰局由戰略進攻向戰略決戰發展。后來的戰局發展,果如粟裕所料,形勢急轉直下。豫東戰役以后,不到半年時間,解放戰爭的形勢就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毛澤東在西柏坡接見華東野戰軍特種兵縱隊司令員陳銳霆和晉察冀軍區炮兵旅長高存信時,興奮地說:“解放戰爭已經過山坳了!”他還對陳銳霆說:“你回去代我問粟裕同志好,告訴他,我把黃百韜、邱清泉記在他名下了。”

 

贊助商提供的廣告
糾錯信息:( 已有 0 人發表糾錯信息 )
糾錯信息:
感謝您的參與,讓大家更準確的了解漯河!
用戶名 密碼 不支持匿名評論
標題:
驗證碼: (看不清?點擊圖片刷新)

電話:0395-5765718 傳真:"" 郵箱:33673422#qq.com
地址:河南漯河市黃山路66號 舉報電話:0395-5765718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郵編:462000
Copyright © 2004-2019 漯河在線運營中心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城市中國
豫ICP備18027184號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90779號 電信業務審批[2009]字第548號函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江西时时怎么停的